當心美國減稅激情過後

 

美國總統川普(圖/翻攝網路)

文/楊艾俐

美國31年來最大規模的減稅方案,終於在參眾議院分別通過了,雖然還有很多細節待商議,兩院匯合成統一版本才能轉給川普總統簽字,但是大致這次稅改是改定了。

延伸閱讀:黃金拱門資本教堂美國夢,艱苦人討生活的《速食遊戲》

很多媒體認為川普稅改是吸金大法,全世界資金將會被美國吸走,對內減稅將為美國經濟注入新的動力,是一針紮紮實實的強心劑;對外就是美國不惜一切代價,在全球搶人、搶錢、搶產業。陸媒更是大加撻伐,上次雷根減稅法案,玩完了蘇聯及東歐國家的共產主義,這次會不會玩完共產中國?這幾天陸媒就一直在抨擊這是項資本主義的全面勝利。

這個減稅法案正式名稱為《減稅與促進就業法案》,其中洋洋灑灑400多項條款,不是只有減稅而已,還有多項用途,例如帶動經濟發展、減少新能源補貼、增加傳統能源開採。由於美國企業界對此有高度期待,道瓊指數從川普當選以來已經漲了1/3,投資者喜上眉梢,上班族也高興,因為上班族的退休金都投資在股票市場裡。今年美國景氣明顯回升,購物中心人潮洶湧,度假勝地客人來往不絕,從金融海嘯後還未見。目前美國就業水準也超過充分就業。

延伸閱讀:蔡英文,妳憑什麼說「如果民進黨做不好,台灣就沒有人做得好」

以後,美國經濟就能高枕無憂嗎?隸屬於布魯金斯研究所的美國稅務政策中心研究預測,降稅首年會提高經濟成長率1.7%,第2年1.1%,第3年0.5%。位居世界龍頭的美國也會帶動其他國家經濟成長,例如《天下雜誌》調查,台灣7成CEO看好2018年景氣,近8成企業都願意加薪,對內與對外投資的意願也升高。

台灣7成CEO看好2018年景氣(圖/翻攝「天下雜誌」官網)

川普稅改增加經濟成長,最重要的是把公司營業所得稅從35%降到20%,可引發美國企業回流本土,增加就業率,且企業將海外利潤匯回美國本土,也可沿用此稅率,將使得美國資金充裕。

美國稅率降低,會不會引發外國企業到美國的投資熱,尤其很多人擔心台灣企業出走美國?但是美國稅改不可能有此魔力。企業到一地投資,稅負只是考慮之一。例如今年夏天郭台銘在威斯康辛州投資設面板廠,有著全盤考慮,首先,考慮美國是面板最大消費國,卻沒有面板廠;其次,川普政府從聯邦到州的支持,方便取得用地;第三,可以運用鴻海的大數據,促成大部分工序自動化;第四是便宜而充足的能源。這些優勢恰恰就是台灣最亟待解決的「五缺」。

美國經濟能載舟也能覆舟,川普稅改偏重為富人減稅,1%頂尖收入的人最得利,中產階級因為稅改減低買房子的扣除額,反而可能增加稅負,造成貧富更不均。更嚴重的是稅基流失,美國預算赤字將雪上加霜。

延伸閱讀:蔡政府在「快」與「慢」間的荒謬謊言

稅務政策中心分析,未來10年,降稅所造成的聯邦稅收損失將高達6.2兆美元,如果加上債務利息支出,到2026年將會累積7.2兆元聯邦債務,2036年更將暴增到20.9兆美元。該中心指出,美國稅改只有短期效益,長期還未能確定。

美國的問題就是全世界的問題,美國每當預算赤字危機時,就會採取貨幣措施,貶值或升值,世界金融市場也如坐蹺蹺板產生極大震盪,台灣也不例外。因此面對川普稅改,台灣政府及企業應審慎樂觀,經濟可能會有短期的繁榮,但是長期來說,提高國家競爭力及企業競爭力方是正道。

*本文作者為資深媒體人兼作家

 

|意識徵稿|

意識開始徵稿囉!很有想法及觀點的您,千萬不要吝於分享,說不定,您就是大家的意見領袖!

來稿請寄至 service@yesmedia.com.tw 並附上姓名、連絡方式與自我簡介,與我們分享您的觀點!

2 thoughts

  1. 川普的減稅案 是場華麗的冒險

    美國總統川普在去年總統大選期間,為了解決美國跨國企業長期以來規避美國最高35%企業稅,將境外利潤保留在低稅國或租稅天堂的避稅行為,曾提議針對美國境外企業匯回美國境內的境外利潤,不分資金多寡一律課徵10%比例稅,其實美國密西根州等州政府也曾經實施過類似的租稅赦免,其主要考量在希望藉此鼓勵美國境外企業將境外利潤匯回美國境內申報,以改善美國長年以來財赤字的問題。

    由於美國目前採行的是全球稅收制,美國企業在境外賺取的利潤可享有延遲納稅優惠權益,只要美國企業把在美國境外實現的利潤保留在境外,美國政府將課不到任何一毛錢稅,只有在美國企業把境外利潤匯回美國境內,美國聯邦與州政府才會要求其繳稅。由於美國現行企業所得最高邊際稅率為35%,相當於賺100元扣掉35的稅之後企業只剩下65元,如果再扣除企業進貨成本與管銷成本,企業最後利潤將更少,於是,為了避稅,許多美國企業只好把境外利潤留在境外,長期下來,導致美國企業在境外囤積龐大海外現金,造成美國國庫每年損失至少1千多億美元的稅收。

    日前美國眾議院繼參議院之後,通過了美國川普總統所提的企業減稅方案,將一年一課的美國企業所得稅最高邊際稅率由35%降至20%,主要是希望藉著降低最高邊際稅率,以鼓勵因為利潤非常高若將美國境外利潤匯回美國境內,必須按照目前35%稅率課企業稅的美國境外企業,能將境外利潤匯回美國,以增加聯邦或州政府的稅收。

    但是以財政學來看,稅收是稅基乘以稅率,美國企業所得稅率由35%降為20%,必須是境外利潤匯回美國,因而稅基增加所帶來的稅收增加的所得效果,大於企業最高邊際稅率由35%降為20%導致稅收減少的替代效果,或者是目前美國境外企業將利潤存放在避稅天堂國家或地區的企業稅率,必須低於美國眾議院新通過的20%企業稅率,如此一來,川普的減稅政策才有可能吸引境外企業主動將境外利潤匯回美國境內,也只有如此,川普稅改案方能使稅收增加。

    川普所提出的減稅案是繼30年前雷根政府以來美國最大規模的企業減稅,這次減稅看似與雷根時期供給面經濟學派所主張的減稅救經濟,方向大致相同,但是川普總統是地產大亨富商身分從政,美國總統一任四年,從其70多歲的年紀或是其施政表現滿意度來看,川普總統本人連任下一屆總統的意願並不高,川普總統此任結束後必然會繼續掌理家族龐大地產霸業,因此,川普若要向99%大眾,聲明此次減稅,不是為了川普本人在內的全美1%富商,能減輕企業重稅,恐怕瓜田李下,很少人願意相信,企業減稅的利益最後會不會落入企業CEO執行長的口袋,也是問題。看來川普的企業大減稅是一場華麗的冒險。https://tw.news.appledaily.com/forum/realtime/20171205/1253491/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