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別侮辱了轉型正義

蔡英文總統10日上午出席「2017世界人權日」紀念活動,表示將轉型正義直接簡化為改名,是很可惜的事。(圖/翻攝網路)

文/李祖舜

對於促轉條例三讀後有人表示要改路名、校名,蔡英文昨天回應「把那段我們共同走過的苦痛,直接簡化為改名,是很可惜的事情」。

或許其他受難者家屬有資格說這句話,唯獨蔡英文沒這個資格。

蔡英文的父親蔡潔生早年在中國東北是幫日本維修戰鬥機,而後回台灣汽車修廠發跡、購買房產致富,家族從未與任何白色恐怖牽扯上關係,從小錦衣玉食、大學時開車上下學的蔡英文,要說跟人權遭受迫害的長輩「共同走過苦痛」,不但是自我膨脹,更給人消費白色恐怖經驗的厭惡感。

延伸閱讀:民進黨的司馬昭陽謀

民進黨全力推動促進轉型正義的行動,還大剌剌地把民國34年對日抗戰勝利日到81年離島解除嚴日,長達47年的歲月扣上威權時期的大帽子,擺明是想將這段期間執政者所有在政治經濟上的表現,全部加諸威權統治的罪名。

民進黨隨即完成《促進轉型正義條例》三讀,被質疑是否真的在追求轉型正義。(圖/翻攝網路)

蔡英文說轉型正義不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但卻是想「一鞭子打死一個人」。為了群衝突的二二八事件與白色恐怖時代的諸多冤假錯案,把所有的罪名直指前總統蔣中正。

蔡英文說,轉型正義不應簡化為改名,意思是民進黨政府在推動轉型正義時不會執行改名行動了嗎?還是改名只是其中的手段之一?答案顯然是後者。

完全執政的蔡政府還要搞所謂的真相調查,司法平反,這些即使沒有促轉條例都可以進行的工作,說穿了只是聊備一格。民進黨真正想打的算盤,還是政治選票,想藉由聲討鞭屍蔣中正,來徹底否定過去那段年代的歷史,讓台灣與對岸進行臍帶的切割,給深綠獨派一個勉強依托的交待,給年輕世代一個失根斷線的期待。

延伸閱讀:教育部依法辦理個頭呀!

要拿轉型正義搞政治鬥爭的把戲,民進黨立院黨團總召柯建銘和文化部長鄭麗君就比蔡英文誠實的多,柯建銘說在追求真相的過程中,難免會有摩擦與痛苦,就有如清創手術般,「沒有歷經切除壞死組織的痛苦,絕對不可能恢復健康」;鄭麗君則說「推動轉型正義的時刻,繼追思威權統治者,是一種人格分裂」。

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右) (圖/翻攝網路)

 

他們兩人的說,明確地把蔣中正視為威權時代的統治標誌,不但不該再被人民追思,甚至應該是被切除的壞死組織,所以應該永久與世人隔絕,消失在全民的記憶之中。

延伸閱讀:原來,民主只是個屁!

如果依循這樣的邏輯,不但中正紀念堂應該拆除毀棄,全台灣所有與「中正」、「介石」扯上關係的學校、建築、道路,甚至國家發行的貨幣,全部都該去中正化而後快,如果不這樣做,哪裡符合民進黨所要追求的轉型正義目標呢?

(圖/翻攝網路)

蔡英文期許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要做到創造和解社會的氛圍和對話空間,聽來就是堆砌華麗辭藻的空泛廢言,在要求手下清算鬥爭政治競爭對手的過去時,卻又裝出一副祈求社會和諧、全民歸依的惺惺假態,只會讓人更加看穿她的虛偽與做作。

拜託蔡英文,千萬別再侮辱與消費「轉型正義」這四個字了。

*本文作者為媒體工作者

 

|意識徵稿|

意識開始徵稿囉!很有想法及觀點的您,千萬不要吝於分享,說不定,您就是大家的意見領袖!

來稿請寄至 service@yesmedia.com.tw 並附上姓名、連絡方式與自我簡介,與我們分享您的觀點!

蔡英文別侮辱了轉型正義” 有 6 則迴響

  1. 歷史的警告

    促轉條例的精神,我想可以用德國哲學大師雅斯培(Karl Jasper)在《納粹:歷史的警告》一書中的一句話做為總結:「曾經發生的事是一種警告。忘記它就是罪。它必須不斷被記得。…它可能在任何一分鐘再發生。只有藉由知識(了解)才可能避免讓它再發生。」促轉條例毋寧是一種往事的備忘錄,時時提醒我們台灣曾發生過蔣家威權統治、戒嚴、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等等。

    當然,只通過條文而沒有實際作為,並無意義。要不要有去蔣化的作為也許不是條例重點,一旦實際操作,當然會引起擁蔣者心理不平衡。我認為這些人可以朝一個方向去思考。西諺有云,玫瑰改名臭草照樣芬芳。如果「蔣中正」確實偉大,改成「蔣不正」,並不改其偉大。

    同理,中正路改成忠孝東路,照樣車水馬龍,中正高中改為士林高中,仍會人才輩出。有謂「有麝自然香,何必當風立?」中正路、中正國中、中正高中、中正大學立在大馬路風中有更香嗎?蔣迷在心中膜拜也許芬芳更充實呢。http://talk.ltn.com.tw/article/paper/1158911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