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局以及抓耙子們,要不要去進修進修、學習學習?

王炳忠住處突遭搜索。(圖/翻攝王炳忠臉書)

文/黃國樑

有種感覺是:調查局的人、以及蔡英文政府,還活在記憶中的「匪區」,彷彿冷戰還在進行,而「匪諜就在你身邊」!

陸委會兩個月前還辦了兩岸交流三十周年研討會,蔡英文還出席致詞,說了這麼一個統計數據:「從1987年到現在,台灣民眾到中國大陸旅行,已經累計將近一億人次,而對岸人民來台,也高達2400多萬人次。」

延伸閱讀:國發會的假平台 民進黨的真獨裁

如果可以感受與體認這個「量」的意義,就不可能認為國安法第二之一條的文字還可以寫得這麼寬泛,這麼模糊,這麼容易擴充解釋!亦即,這一條文的文字根本是一種特務單位羅織入罪的陷害條款。

「人民不得為外國或大陸地區行政、軍事、黨務或其他公務機構或其設立、指定機構或委託之民間團體刺探、蒐集、交付或傳遞關於公務上應秘密之文書、圖畫、消息或物品,或發展組織。」

比方說,什麼是刺探?有沒有定義?問了一個公務員什麼事,是否就是刺探?

延伸閱讀:網友:王炳忠助大陸探國情,那去大陸旅遊者都是涉案人

什麼是傳遞?一個台灣居民寫了封電郵、傳了一條微信、line給大陸的某個恰巧任職於中共相關單位的同學、親戚、朋友,裡頭可能有一些資訊是稍微敏感但無傷大雅的公務訊息,是否即可成立這項罪名?

什麼是「應秘密」?譬如有些單位居然把部門內的分機號碼視為機密,告知某人的單位內分機號碼是否即觸犯此法?

「發展組織」又是什麼意思?周泓旭如果成立了什麼聯誼會,某人不小心加入了,並且成為幹部,結果周泓旭有一天突然被抓,這個聯誼會是否即是那一位仁兄發展組織的罪證?可以立即被逮捕?

再想像一下,一億人次是什麼概念?一億人次大約可以發生一百億次的交流事件,並可歸類為好幾億類的交流型態,其中可能可以找到幾千萬個行為,符合如上條文的描述,不追究則已,一追究恐怕沒有人能逃出它的牽連。

延伸閱讀:恭喜大家,見證了一位新暴君的誕生

這一授予調查局、或國安局等單位的尚方寶劍,必須限縮它的使用,釐清所有字詞的定義,否則,它一定會變成一條人人自危的鐵牢條款!

當AI的人工智慧都已經將世界第一的棋王擊敗後,你的間諜罪卻還停留在十九世紀,王炳忠們能交付超過高空衛星解析與大數據分析出來的台灣現狀更高超的情報?調查局以及抓耙子們,你要不要去進修進修、學習學習? 

*本文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意識徵稿|

意識開始徵稿囉!很有想法及觀點的您,千萬不要吝於分享,說不定,您就是大家的意見領袖!

來稿請寄至 service@yesmedia.com.tw 並附上姓名、連絡方式與自我簡介,與我們分享您的觀點!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