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立委:本勞外勞基本薪資脫鉤,基本薪資調高到3萬元以上

(圖/擷取自網路)

文/陳云

央行總裁彭淮南昨天在央行的告別理事會中反駁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薪資屬於自由人力市場供需,政府不必介入」的言論,霸氣打臉科技界大老。前立委孫大千高度肯定14A總裁的主張,在臉書上直指彭淮南的談話,真正講到了台灣當前勞工問題的核心,還說要給彭准南按100個讚。

央行總裁彭淮南在央行的告別理事會中霸氣打臉科技界大老(圖/擷取自網路)。

孫大千指出,因為資方握有市場力量,所以勞資議價能力並不對等,這將導致自由人力市場無效率,而常常失靈。他認為,政府在面對「低薪」問題時,必須先要破除兩個迷思:

第一,過去那一套「把餅做大,雨露均霑」的發展經濟模式已經無效。所以儘管GDP和企業盈餘逐年增加,但是薪資水準卻是原地踏步,甚至不升反降。

第二,由於生產方式的升級,勞資雙方實力差距懸殊,勞動市場的自由度已經被嚴重扭曲,所以無法用自由經濟的理論,由供需關係來決定薪資。

延伸閱讀:執政黨給勞工的待遇,竟然比1931年在南京的國民黨還差

孫大千強調,政府唯有展現魄力,積極介入,以政策提高勞動人力的基本收入,迫使資方面對現實,才能真正促使薪資成長率確實反映勞動生產力成長率。

孫大千建議政府可以考慮採取兩項策略,調整薪資水平:

第一,放棄對國際公約的部分承諾,把本勞與外勞的基本薪資脫勾,然後將基本薪資提高至3萬元以上。

第二,若是不願違背國際公約的精神,可不調整基本薪資(月薪)。但是針對本國勞工,另外制訂基本年薪標準,以獎金或是分紅等方式,將本國勞工基本年薪調升至40萬元以上。

延伸閱讀:莫讓勞動成為現實的一場夢遊

孫大千認為政府應該堅持「優先保護勞方,其次協助資方」的立場,捍衛勞工的基本生存權利,而非一再的以道德勸說的方式,被動期待資方大發慈悲的施捨。唯有如此,才有可能矯正勞動市場失靈,解救邊緣人和厭世代脫離困境。

*本文作者為媒體工作者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