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法治邁向新威權獨裁之路:被政府霸凌的眼淚

王炳忠被調查局帶走(圖/擷取自網路)。

文/藍蝴蝶

台北地檢署偵辦陸生周泓旭共諜案,19日上午指揮調查局國安站以涉嫌違反「國家安全法」為由,同步搜索新黨新黨青年軍王炳忠、侯漢廷、林明正、陳斯俊等4人住所,同時以證人身分將王炳忠等11人約談到案,經漏夜偵訊後,王炳忠等人均獲請回,蔡政府此舉已成為近日最為震撼台灣社會政治敏感神經的議題。

延伸閱讀:檢調侵害司法人權,蔡英文難道不該踹共道歉嗎?

據《聯合報》報導,王炳忠律師事後清查,調查局從王炳忠住處,帶走周泓旭寄放在王炳忠住處的私人物品,還有用拍立得拍下的周泓旭照片,此外還有王炳忠的名片冊、過期護照、台胞證、加入中山青園區的企畫書、電腦硬碟、ipad等物品,都被列為證據帶走。

經由周泓旭寄放在王炳忠住處的私人物品的現象,我們可以斷定王炳忠、周泓旭兩人情誼深厚,但能否推論「新黨青年軍王炳忠、侯漢廷、林明正、陳斯俊等4人與周泓旭共諜案存有絕對正相關?」, 筆者認為,此事必須交由國家司法單位合情、合理、合法且獨立地進行調查、審理及裁決;故我們不於本文多作評論。

不過,有一件事情我們必須提出來討論,那就是:被政府霸凌的眼淚

延伸閱讀:名嘴爆料:王炳忠家人帳戶出現500萬元

「陳媽媽你放心,我們會照顧自己孩子一樣照顧斯俊。」這是新黨副主席李勝峰眼眶泛涙對陳斯俊的母視所道出的文字!

新黨記者會 陳斯俊哽咽(圖/擷取自網路)。

陳斯俊自己則談到:「無法與媽媽聯絡,現在也不敢回家,怕造成家人負擔,難過得在記者會現場哭了出來,王炳忠聽到同僚如此遭遇,也跟著落淚,他說這是他第一次在鏡頭前落淚」。

侯漢廷母親聲淚俱下說,調查局上午直接搜索名片、電話、手機、電腦、相關文件,自己到現在還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情,自己平常插花都「祈福蔡英文政躬康泰,希望不同政黨、立場,不需要如此極端,大家都能和諧奮鬥,振興台灣經濟,「要當家、抓權力,不可消滅別人,人家也會消滅你,小蝦米不能對抗大鯨魚,但老天有眼,作惡多端會有報應的」。

延伸閱讀:民進黨真正恐懼的,是人民的覺醒 !

是的,一邊咬著雞腿,一邊霸凌他人

大家有否突然覺得心中被打中了什麼,當我們再轉過身的時候,那位霸凌者啃著雞腿大搖大擺地往他處走了。

在蔡政府的政之下,本月19日再度發生以「反共國安」之名,公然逮捕興獄事件,所謂「跨時空打臉自己」,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筆者下列的分析,即可略知一二:

一、昔日「只要解嚴,不要國安法」

1987年台灣解嚴前夕,國民黨打算另訂「國家安全法」取代「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做為解嚴的條件,但不為剛剛新生的民進黨所接受。為防換湯不換藥的政策,民進黨曾發起「解除戒嚴,反對國安法」的抗爭運動。

曾被民進黨欲除之而後快的「國安法」,如今卻是從民進黨執政的歲月裡風華再起,明顯應驗了絕對的權力絕對導致腐化。

證人與被告身分刻意模糊

若要使受偵訊人的權利受到完整的保護,不因身分的模糊而遭到突襲避免證人不能抗拒應訊之強大壓力或因為不熟悉法律程序,遭到檢察官誘導而陷入麻煩且疲憊繁雜的刑事訴訟程序等情況,適時的導入證人受辯護的權利或許有助於解決這樣的問題。

此時,承辦檢察官的能力、心態就很重要了!

實務上有部分檢察官鑽漏洞,明明就已經鎖定了嫌犯,卻故意用把嫌犯當作證人傳喚,(證人只有做證的義務,如果是被告則可以選擇律師,可以保持緘默,可以申請調查有利的證據),然後到起訴前才突然變更其身分為被告,使其為未能享有被告應受的程序保障權益。

儘管法務部長邱太三表示「調查局是審慎執行」,但仍有司法業界人士及律師挑戰邱部長,直言指出王被以證人為名傳喚,就是歸避被傳喚人行使緘默權與聘請律師陪同的權利,這點也是目前台灣司法界一件違反人權保障、極度悲哀的事!

侵犯人權的只有國安法

猶如本文標題「由民主法治邁向新威權獨裁之路」一樣,執政者的無知會造就既定的錯誤認知,而這種情況衍生到最後,就是欺騙他人、欺騙自己、欺騙世界。

自去年520蔡英文政府挾著689萬票當選,短短一年餘,蔡政府重大政策遭到在野黨強烈杯葛與社會大眾質疑。
(一)爭議法案包括:抹紅奪俸的退將條款、以行政裁量就可決定財產收歸國有的《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不需搜索票就可搜索查扣財產的《促進轉型正義條例》、竟然可以拿來規範政黨的《組織犯罪防制條例》、被批人二復辟的《保防工作法》、被質疑擴權的資通法《資通安全管理法》、引發侵犯隱私疑慮國民虹膜供辨識《戶籍法》。

(二)爭議政策包括:長照政策(全部跳票)、食安政策(開放核食、解禁塑化劑)、年金改革(違背信賴原則大砍年金)、醫療政策(全部跳票)、勞動政策(毫不避嫌的總統表姐部長、一例一休衝擊勞工生計)、青年政策(全部跳票)、住宅及不動產(開放大陸人民來台炒房)、外交政策(川普不接電話、WHA去不了)、兩岸政策(與大陸關係急遽惡化)、同婚議題、前瞻基礎建設…等等。

綜上可得,蔡政府的霸凌已趨近於不分職業、黨派,甚至可說幾乎無人倖免,長年下來,大家恐怕已經學會了不期待不受傷害。

南部縣市為民進黨大本營,也是大票倉!一直以來,蔡政府爭議政策依舊未解決,民怨四起,近日更有報導指出,12月初幾位南部民進黨候選人做的內參民調,蔡英文南部不滿意度飆至接近6成,一些綠委擔心這樣搞下去會崩盤。

蔡政府必須有所覺醒,當人們的信任基礎開始改變,並且堅持這個改變,社會的支持就會開始一步步流失,這也將是民進黨毀壞崩解的開始。

蔡政府及民進黨,你們看到了這許許多多「被政府霸凌的眼淚」了嗎?

*本文作者為時事評論人

本文為讀者投書,不代表網站立場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