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怎麼「執」拗的蔡「政」府,也不能這樣惡搞

立法院(圖/擷取自網路)。

文/李祖舜

民進黨首次執政時,對於在立院朝小野大、處處受制的困窘情況,曾經推動一系列「再怎麼野蠻」的廣告來修理國民黨;而現在一黨獨大、完全執政的民進黨,在立院卻變成一個由「執」拗「政」客所組成惡搞團體。

立法院決定要在12月31日如期休會,但中央政府下年度總預算案尚未完成審查,因此,軍公教人員待遇調升3%將不得辦理。民進黨暗指是因為國民黨杯葛審查,所以才導致總預算案無法如期在年底前審完,使得軍公教調薪3趴的政策也無法執行,想把這個欺負軍公教的屎盆子往國民黨頭上扣。

延伸閱讀:給軍公教加薪就能點亮悶經濟,這是什麼好笑的爛邏輯?

事實上,這正是民進黨可惡與陰險之處。

歷年來立院預算會期,無法在年底前完成中央政府總預算案審查並非特例,根據慣例,立院都會挑燈夜審,或都是以朝野協商的方式加開院會來完成審查,但是,在立院具有絕對多數優勢的民進黨,這次卻突然拒絕依循往例,決定如期休會,否定在野黨要求延會的主張,作法顯得非常不尋常。

民進黨籍的立法院長蘇嘉全說,希望能用臨時會的方式召開,而不要用延會的方式,因為延會期間仍只有週二與週五才能舉行院會,但臨時會卻是天天都能開院會。

延伸閱讀:年輕人起薪目標5萬元,請問政府,你要為年輕人做哪些準備呢?

這個理由乍聽之下好像很有道理,但別忘了,為何執政一年多的民進黨,去年已經審查過一次中央政府總預算案,當時都沒有這樣做,今年碰上了軍公教調薪案,才動歪腦筋來使陰招,讓國民黨抹黑成阻擋軍公教調薪案的兇手。

如果民進黨真的有心要讓總預算案如期通過,自然可以運用優勢人力來主導院會議事進行,或都經由朝野協商,加速議事速度。用句白話文來說,只要是民進黨想要通過的法案,在這近二年的時間有哪一項沒法順心通過?

延伸閱讀:蔡英文的夢想竟是一份年輕人養不起未來的薪水

例如去年十二月強行通過具有爭議的一例一休修法案,搞得如今又要再次修法翻案;而即使有違法治國的基本原則,民進黨還是蠻橫地通過了具有指定性而極其荒謬的政治清算鬥爭法案《不當黨產處理條例》與《轉型正義條例》,就連涉及侵奪農財產、違背民主自治原則的「農田水利會改為官派」的修法案,民進黨團也可以鴨霸地完全跳過委員會審查程序,以直接逕付二讀的方式,加速處理速度。

說穿了,套句俗語來形容現在的立院民進黨,「(男)立委除不能生孩子,大概沒有什麼事是不能做的了」,就看民進黨要不要做,想不想幹。

民進黨立法院黨團總召柯建銘(圖/擷取自網路)。

所以,當民進黨立院黨團總召柯建銘說,包括軍公教調薪3趴、高教轉型等新興計畫約610億元預算因為中央政府總預算案未過而無法辦理時,只會讓人得到一個答案,那就是「民進黨根本沒心想讓它通過」。

想起先前所說,民進黨所推出「在怎麼野蠻」的廣告文宣時,我然想到,被逼得連黨工薪資都籌不出來的國民黨,能不能搞出一個「再怎麼執拗的政客」的文宣,讓選民好好認識一下霸又愛耍陰招的民進黨。

*本文作者為媒體工作者

2 thoughts

  1. 當民進黨變成統治者
    2018-01-11 蘋果日報 陳芳明(政治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教授)

    民進黨是依賴民族主義而崛起的政黨。在國民黨統治時期,無論是訴諸台灣意識或高舉台獨旗幟,都可以獲得很高的選票。2000年阿扁執政時,更是以台灣意識主張險勝了宋楚瑜、連戰。這次蔡英文的順利當選,仍然還是遵循台灣意識的老路而獲得執政。縱然在選舉激烈期間,蔡英文已經提出性別議題,卻還是依賴台灣意識而獲得最高選票。這是因為國民黨過於向北京傾斜,過於依賴「九二共識」,反而使台灣選民有強烈的危機感。他們選擇支持民進黨,並非是蔡英文天縱英明,而是在兩者之間做不得已選擇。
    台灣意識或台灣民族主義,是民進黨長年以來的奶嘴。如果把民族主義或台灣意識拿掉,民進黨可能什麼都不是:這說明了為什麼她當選後,終於在同志議題上不斷搖擺。同樣的,民進黨長期以來也一直受到財團的支持。只要觸及階級議題,民進黨一定優先站在財團那邊。從這幾年來政治獻金的數字來看,民進黨早就超過了國民黨:從去年年底的統計,就已經顯示民進黨獲得1億9000萬元,而國民黨則只獲得9000萬元。板塊的移動,正好顯示政黨性格的丕變。資本家已經押寶在民進黨了。
    值得注意之處:政治獻金不再只是停留於小額捐款,而是大把大把鈔票源源不絕。不僅中央黨部在選戰中獲得龐大奧援,個別的立委候選人也得到更多獻金。財團支持執政黨,是台灣社會的重要傳統。這種結構性的問題,逐漸影響了民進黨的決策。最典型的例子,莫過於立委邱議瑩與林淑芬之間的口角。在審查《礦業法》時,林淑芬質疑,經濟部提出的版本顯然與業者一模一樣。邱議瑩非常憤怒,譴責林淑芬是「與環團站在一起羞辱本黨」,言下之意:民進黨與環團是站在對立面。
    什麼時候民進黨變得如此難看、如此不堪?如果稍有歷史記憶的話,民進黨在建黨之初,完全與社會運動團體緊密結合在一起:別說環保團體,即使是女性團體、原住民團體、工人團體、農民團體,不都是與民進黨密切結盟?當民進黨脫離了草莽階段之後,便慢慢與社會運動紛紛離婚。那是在野時期的革命階段,只要能夠反對國民黨的任何力量,民進黨都能夠無所不包。但是有了第一次執政經驗後,民進黨上下都嘗到權力的滋味;權力在握之後,便不再與環團、勞團站在同一邊,而是與財團緊緊擁抱在一起了。
    在兩岸服貿協定擬議時,引爆了太陽花學運,民進黨在最虛弱狀態得到了人民的支持。依賴狂熱民族主義的節節上升,民進黨從社會底層一躍成為執政黨,甚至搖身變成統治者;那種贏者全拿的姿態,使民進黨開始變質。這次《勞基法》的修訂,再次顯露了民進黨的真實面貌:那種睥睨的傲慢,不再只是執政者了,而是統治者的嘴臉。民進黨敢於這樣做,顯然是經過了盤算:一方面國民黨的氣數已盡,另一方面時代力量還不成氣候。敢於如此欺負從太陽花運動崛起的政黨,可能知道自己在今年的地方選舉仍然所向無敵。在奢談轉型正義之際,統治者正在製造更多的不正義。

  2. 像一群狗的政黨
    2017-12-22 民報 陳茂雄(國立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前建國黨決策委員)

    有人形容:中國國民黨像一群豬,主人灑下飼料之後,大家平靜地分享;相對的,民進黨像一群狗,看到地上有一塊骨頭,第一隻看到的狗叼了骨頭就跑,其他群狗就追,最後形成狗咬狗。顯然的,豬是可以共享資源,狗就很難。
    中國國民黨的特色是可以共享資源。在該政黨獲得豐富的資源時,大家分享,因而形成「利益共同體」;基於這種特性,對於大選,該黨只可能小輸,不會崩盤。直到馬英九當家時,所有情勢改觀,他讓利益共同體瓦解。馬英九寡頭領導,非馬系人馬不能參與分配資源,加上當時出現大量傾中的「郭冠英」們,讓台灣人灰心,造成該黨解體。
    事實上在九合一選舉時,中國國民黨就出現崩盤的跡象,馬英九還繼續鬥爭,才造成該黨「倒店」。民進黨能夠完全執政,不是該黨實力強,而是靠馬英九瓦解中國國民黨。若沒有馬英九,中國國民黨只可能小輸,卻會大贏,就算意外失去政權,也會很快地取回來;因為民進黨獲得資源後,這一群「狗」必定互咬,很快的會再度失去政權。
    高雄市長民進黨候選人的初選真的讓人「嘆為觀止」,由於大家公認民進黨初選過關就等於當選,造成各個候選人都將精力放在初選。由於在高雄的政治版圖太大,民進黨立刻顯現出「狗」的個性互咬。最妙的是:大家都喊團結,卻一面喊一面出招,喊得越響的人鬥得越狠。這一群「狗」還不知道,他們未必能吃到肉。
    這一群「狗」忘了他們的政治版圖如何獲得的。以前高雄市(沒包括高雄縣)是中國國民黨的票倉,當年張俊雄與吳敦義競選市長時就輸了九萬多票。到謝長廷參選時,氣勢也拉不上來,選情並沒有比張俊雄高明,代表民進黨在高雄能發展的空間有限;後來出現「變天」,是因為在選前白冰冰的錄影,使市民嚴重「倒彈」,導致吳敦義的氣勢瓦解,謝長廷才險勝。
    謝長廷執政後,雖然使高雄變成另一個世界,還是不能扭轉大局。後來版圖變色,是因為中國國民黨掌控傳統樁腳的陳、王、朱三大家族退出政壇,該黨的立委為繼承政治版圖而火拚;民進黨年輕世代藉機經營政治版圖,收編了中國國民黨的樁腳,才會出現目前的局勢。依中國國民黨的習性,雖然內鬥難免,但還是會妥協,所以氣勢相當強;若不是三大家族退出政壇,就沒有政治版圖重組的問題,也不會出現內鬥,民進黨現在還在一邊「涼快」。
    中國國民黨三大家族退出政壇,造成政治版圖重組而內鬥,民進黨才有機會取得大部分政治版圖;只是「狗」改不了吃屎,安定了幾年,就開始鬥得天昏地暗,充分顯現出只能共患難、不能同享福的習性。更嚴重的,由於政治版圖穩定,難免出現傲慢的態度,認為選民會無條件支持他們,事實上錯得離譜。
    黨外時代及民進黨建黨初期,綠營屬社運型的政治團體,選舉就等於政治運動,民眾無條件支持;那時候支持者為了政治目標,就算運動型政黨犯了錯誤,民眾還是一樣支持。目前民進黨已不屬運動型政黨,與中國國民黨的同質性相當高,民眾並不再無條件支持;這一點民進黨似乎沒有警覺到。
    除了民進黨會以台灣為中心看世界、中國國民黨則以中國為中心這一項區別外,民進黨與中國國民黨已經沒有太大差異。當年中國國民黨因重組政治版圖而內鬥,造成支持者被民進黨吸收;今日民進黨出現「狗」的習性,選民有興趣繼續支持這一群「狗」嗎?
    最離譜的是:支持民進黨的意見領袖或媒體,看到「群狗互咬」,不只沒有加以譴責,還爭相巴結,又是一群「狗奴才」。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