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是信仰,也是戰場。

圖/黃崇榮提供

文/林千園

黃崇榮,一個尚未廣為人知的名字,已經與王力宏、古巨基等明星同台演出過。

年近三十,不受社會或他人的意見左右,他毅然決然從馬來西亞到台灣,「要與音樂決一死戰」。談到他的音樂之路,淵源很深,也不是一條筆直的康莊大道,他走得也許慢了些,卻從未真正停下來。

黃崇榮已與許多大咖明星同台演出過(圖/黃崇榮提供)。

在馬來西亞長大,父親祖籍是福建客家人,母親是金門人,8歲父母離異後,母親在他的人生缺席了十幾年,青少年時期與父親相處不睦,被父親送到教會的宿舍,也因緣際會開啟了他的「福音」。

黃崇榮最初對爵士鼓比較有興趣,成為他生平第一個學習的樂器,並且擔任教會的樂手。爾後接觸吉他,成為不可或缺的音樂夥伴。但是唯一的家人,他的父親,非常反對他將音樂視為人生目標,致使他成年之前,無法為音樂全力衝刺,而是進入表哥的手機行打工。

與此同時,父親卻罹癌了。這無疑是黃崇榮人生中的一大打擊,也是轉捩點。一年逾的時間,父親離開人世,期間一直被刻意阻絕的母親,終於透過關係與他重逢,正值青春期的18歲,他經歷了很多。

父親的離去讓黃崇榮對音樂的堅持更加篤定,許多人生的歷練都成為他作音樂的養分,那段時期他對音樂的熱情、對人際的經營,都有所改變,往更好的方向去。

許多人生的歷練都成為黃崇榮作音樂的養分(圖/黃崇榮提供)。

20歲出頭,為了籌錢在郵輪上工作,因此結識了台灣的音樂人,讓他早年在心中的念頭,慢慢化成可行的目標;2014年,黃崇榮終於排除萬難地來到了台灣。

黃崇榮並非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先是進了張三李四的音樂工作室,摸蛤蠣兼洗褲地身兼多職,原先是業務角色,後因為工作室籌組的新興樂團「光樂團」正好缺一個主唱,黃崇榮便投入進去,不只是作曲,連造型都是他一手包辦的!

黃崇榮邊憶想邊說,當時每天只睡二、三個小時的日子持續了一段時間,某天早上他起床,突然感到心悸,差點喘不過氣,虔誠如他,在心裡不斷與他的上帝禱告。

身體的不適讓黃崇榮意識到這樣下去不行,工作室任職屆滿1年後便求去,曾為張三李四一員的李百罡也自行出來發展,與他保持著友好而密切的關係。李百罡就像是黃崇榮現階段的貴人,不斷地為他尋覓機會,非常看好他的實力。

離開工作室,他也積極地找許多演出、競賽機會。簡歷一秀出來,盡是冠亞軍輪替的頭銜,其中最為他樂道的是,去年「讚聲第二屆創作歌唱大賽」中,除了得到歌唱組冠軍外,台灣的資深音樂製作人王治平,給了他全場最高評分,也在賽後提供他一些建議。

圖/黃崇榮提供

最近一次奪冠是在中華賓士主辦的歌唱大賽上,選唱周杰倫的「告白氣球」為比賽歌曲,聲線原就與周杰倫有幾分相似,外貌也都是小眼睛一族,再戴個棒球帽,看他演唱可能還會一時認錯;但唱起歌來被說最像的還是屬曹格。

後天努力固然重要,黃崇榮另一優勢是天生音域就高,曹格的名曲「背叛」、「寂寞先生」等都是他的比賽利器;談到自己喜歡唱的歌,黃崇榮說,在台灣唱外文歌似乎比較難打入市場,其實他私下最常唱的是英文歌。他喜歡Bruno Mars以及Maroon 5的音樂,自己作的曲子則是偏抒情、R&B為主,不過他也正在嘗試做些突破。

音樂消解黃崇榮的整個青年時期的寂寞,分擔他的愁,也分享他的快樂。黃崇榮說,他希望自己的音樂給聽者帶來愉快的感受,因為音樂之於他,也是這樣的作用。

「有些人為了知名度,把自己做音樂歷程或是人生背景塑造得很可憐,我覺得沒有必要。」問及黃崇榮做音樂這條路,與商業最不能妥協的原則是什麼,他強調故事的真實性,絕對不可少。

初來乍到時他給自己訂了兩年的期限,現在回過頭檢視,認為自己的表現比預期的還要好些,接下來又有一個兩年的目標。說不上過分自信,也沒有杞人憂天,黃崇榮談吐間,一直是不卑不亢的氛圍,樂於接受他人慷慨協助,同時積極又獨立地耕耘,他的音樂表現,指日可待。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