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的忠言其實是幹話

圖/Pixabay圖庫

綜合整理/林千園

「以前我剛出社會的時候……」、「卡早的時候,家裡很窮,我們從小就幫家裡……」諸如此類的起手式,是不是很令人耳熟能詳?

去年鬧得沸沸揚揚的全聯總裁徐重仁失言風波,至今仍時有所聞,也是近年世代對立的經典案例。日本作家藤田孝典在其著作《貧困世代》中,闡述了許多社會對現代「年輕人」的偏見。雖然是基於對日本社會的觀察論述,不過大部分內容還是令人感到很「親切」,台灣也該引以為鑑。

延伸閱讀:別再說年輕人不努力

這些日本老人常愛說給年輕人聽的「神話」大致是這三點:

  • 年輕就是健康又有活力

這句話乍聽沒什麼問題,但放諸現代社會的脈絡裡卻變得難以證實。青年的健康狀態急遽地受到威脅,這其中又尤以長工時和壓迫而罹患精神疾病的人為多。就藤田孝典在書中所提到的,日本青年赴診的科目中,精神科和神經科位居榜首,且這個態勢不降反增,顯示日本社會正持續侵蝕年輕人的精神。也不難理解何以日本青年的自殺率占世界第一,而在各主要先進國家中,年輕人(15至34歲)的死因第一名是自殺的也只有日本。

當然在這樣的情況下,即便環境不合理,還是有許多年輕人努力工作,但試想若是那些人失業或是長時間失去工作又會怎麼樣呢?可能會因此成為社會少數派,加上喪失自己的容身之處所產生的失落感等,年輕人的不安應該巨大得超越我們的想像。

延伸閱讀:多一個維度就多一個世界—-我的年輕同事給我的啟示

  • 以前更辛苦

這就是一句時代錯誤的幹話,常聽到老人言:「每個時代的年輕人都是辛苦的」,或者一些老生常談的故事,像是戰後誰是從一無所有的生活努力打拚獲致終身成就。更加令年輕人感到不舒服的批評是,指年輕人出生在一個物質相對充裕的時代,相較老一輩的人根本不算辛苦。

必須要說明,每個人對於辛苦的定義本來就不同,當然也包括價值觀不同的問題;若是我們不設身處地設想他人的情況,根本就沒人能體會他人的辛苦吧。在年輕時努力過的高齡者,通常都會要求年輕人必須付出一樣努力,企圖強迫他人接受「年輕多吃苦」這樣單純而平面的理論。

每個人對辛苦的定義本來就不同,當然也包括價值觀不同的問題(圖/Pixabay圖庫)。

在這一段作者特別說明「貧困」與「貧窮」的差異。在老一輩過去的時代確實是物質較匱乏的「貧窮」,不過周圍的人們也都身處在一樣的狀況中,即使生活窮困,卻也會隨之形成能夠補足貧窮空洞的人際關係或是連帶感。

但是放諸現代來看,年輕人遇到經濟困難時,別說親戚了,連自己家人可能都很難伸出援手(作者還提到日本職場上常態有分正職與類似派遣的非正職員工,因此難以築構起工作夥伴意識)。

在最近二十年裡,二十到二十四歲男女的貧困率約上升了十%。年輕人的生活貧困狀態跟二十年前相比,已經產生了相當驚人地惡化。鴻溝不只存在於世代間,年輕人間也有著無法互相理解與分擔的痛苦。簡單來說,得天獨厚的人從幼稚園一路到出社會,生活環境和人際自然也都是與自己相去不遠的,除非主動,否則這些人根本沒有機會接觸貧困或低所得的人與環境。

「平庸無奇」的人則必須一輩子面對那些缺陷。

  • 努力至上主義說

(作者於此聚焦的重點以日本特有的社會結構而論,如上述提到,日本企業裡的非正式員工有如鐘點工、合同工等。)

如前方所述,現代社會即使拚命努力也不一定能獲得回報。企業彷彿認為有取之不盡、隨時可替換的人存在,一點也不重視自己的員工,不願意讓轉正職。雖然雇用人數持續增加,但只有非正式員工的人數直線上升。這種不穩定的雇用方式已變本加厲,削減多少人事費用成為企業目標之一;年輕人的工作環境已經劣化到前所未有的程度。

正是這種努力至上主義的社會才會將年輕人逼入絕境。努力應該分為「有回報的努力」及「沒有回報的努力」兩種,若不事先說明而統稱「努力就會有回報」簡直就是落後、毫無責任感的說法。

延伸閱讀:人生,不是努力就會有成果的,不過就是好好過

著名的京瓷及KDDI創使人稻盛和夫說過:「為了獲得真正的成功,產生偉大的成果,首先必須先全心投入自己的工作。」作者認為那正是因為他活在過去美好的時代。

能讓人全心投入的工作不應只是以賺錢為目的,而是能使人產生成就感、充滿創造性,能或多或少發揮自我個性的工作才對。更能因而建立個人的自信或受社會肯定的意識。

作者再次強調,無視這些惡劣工作環境,認為只要努力就能獲得相對回報的「童話」已經不適用於現代環境了。 希望大眾能夠先正視年輕人的工作環境後,再冷靜地看待前人的名言。也就是說,因為時代不同,希望人們不要被那些過去時代的經驗所迷惑。

作者認為,那些高度經濟成長期的領頭企業經營者的名言,都已經過時了。「由於雇用環境過度惡化,能夠預見理想、夢想以及未來,進而從事有所回報的工作的年輕人實在相當稀少」,正因此,我們才有必要重新整頓出無論努力是否能獲得回報,都至少能夠過著普通生活的勞動環境。

「貧困世代的人們必須冷靜地評斷,自己目前的工作是否真的值得自己付出努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