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零工的時代真的來臨了嗎?

圖/Pixabay圖庫

文/洪雪珍

我剛畢業的那幾年,全世界都在流行迷你裙,真是讓人傷透腦筋!像我這樣肥臀短腿的人,能穿迷你裙嗎?不就是自曝其短!我懂得這個道理啊,可是買不到長些的裙子,不得已買一條來穿,別人看到我時,很顯然的是盡力憋住笑,並客氣地說:

「你也流行穿迷你裙?」

事實是這樣嗎?明明我是「被流行」,一種沒有選擇之下,無奈的選擇,並不是我的主動選擇。可是別人看不到我內心的掙扎,眼見為憑,自以為是地說我也在跟流行,然後過度概括之後主觀論斷,連肥臀短腿的人都忍不住要趕上這股風潮,誰說迷你裙不流行呢?

這叫什麼呢?倒果為因,積非成是。

上面我之所以大膽犧牲色相,幫助你發揮想像力,是為了讓你明白最近有一則報導,而我認為有必要站出來唱反調,提供另一個角度的觀點。昨天TVBS 記者來訪問我,指遠見雜誌前兩個月做專題《非正職大軍來了》,說打零工的時代來臨,並且下了一個結論:

「零工,將是來來職場的主要樣貌。」

延伸閱讀:老人的忠言其實是幹話

遠見雜誌舉了一個數據,這十年來,美國民營企業的新增正職不到1%,零工人口卻高達5400萬人(你注意到這兩個數字在採用上的取巧性了嗎?)。所以你正在做的工作,未來很有機會將被約聘人員、時薪人員取代,甚至被企業外包給鐘點族或SOHO族。

接著,遠見雜誌在舉Uber為例(你注意到它特別用象徵一種新時尚的Uber為例嗎?),帶給人類顛覆傳統的工作型態。在現今社會中,只要你有能力、時間、工具,便可以賺到比窮忙上班族更豐沛的收入。

再來,根據這家雜誌的發現,不少就業人口選擇打零工,雖然沒有固定收入,但相對比較自由,而且只要肯努力找到自我價值,產生的身價甚至讓一般上班族更羨慕。非正職大軍已然成形,若不趁早做好準備,小心你的工作也會被Uber了!

延伸閱讀:小黃業者可以再次打敗Uber嗎?

然後,遠見雜誌舉了三個在台灣發生的例子:

【案例1】
一名高中學歷的27歲年輕人在擔任保全人員之後,認為血汗低薪,於是離職。後來經人介紹,到工地當搬運工,短短幾天賺五六千元,發現打零工的機會真多,於是接了各種粗活來做,像搬家工人等。努力一點,月入四五萬元不成問題。基於正職難尋,投報率又低,決定放棄找正職工作,展開「零工生涯」。

【案例2】
一名大學畢業生,現年30歲,之前在公司擔任行政助理,月薪始終無法突破30K,為了繳學貸,假日就去兼差,比如超市大夜班等,若以時薪換算,收入不比正職差,索性辭職當起跑腿幫,像代客排隊、代買東西,還做癌症新藥的人體試驗,終於突破30K。

【案例3】
還有一名是42歲的單親媽媽,是報社記者被資遣,後來到處接外稿,以及接案寫書與編輯。為了可以持續領失業救助金,以及中低收入的補助,她都幫託業主不要以薪資名義報稅。

(為了忠實呈現雜誌報導的原義,節錄了上面這麼多段落…以下就導入我的看法)

對於這三名受訪者的處境,我完全可以了解他們打零工的背後形成原因,但是你能說,這是他們主動的選擇嗎?就像我未滿30歲的同事蔡瑞宇說的:

「如果可以做正職,薪水不錯,誰要打零工?」

「如果可以做正職,薪水不錯,誰要打零工?」(圖/Pixabay圖庫)。

我同意,工作正在大量消失,這是數位化與自動化的結果,而這個趨勢全球皆然,不惟台灣。我也同意,時代巨輪不斷往前推進,社會也不斷在蛻變中,新的需求在還未規模化之前,會先以打零工的型態填補需求的縫隙。但是我們不能據此總結,暗示這是一個風潮,是工作者主動選擇的結果,而是應該倒反過來強調:

當企業提供的正職缺不足夠時,人們不得已被迫必須用打零工的方式謀生。

延伸閱讀:別再談「熱門科系」,那真是害死人的話題!

也就是,不要鼓動這股風潮!讓年輕人以為打零工更自由,是一種更先進的工作模式;或是讓企業以為現在的年輕人喜歡打零工,所以就將正職缺開成零工缺。

這讓我想起2008年金融海嘯,奇美一直被認為是幸福企業,卻一下子砍掉3千人,全部是派遣人員,民眾這才嚇到,不再以為派遣是時髦的工作。那時候張忠謀退休在家,樓下每天有被辭退的員工在抗議,後來張忠謀回任,其中一項重要的改革是取消台積電的派遣制,全部轉任正職員工。

但是在那之前,年輕人不知道派遣工作是有風險的,當時日本有一齣走紅的電視劇叫作《派遣女王》,讓人覺得派遣人員好厲害,不管到哪家公司都可以幫它們起死回生,有一種拯救地球的英雄fu。而媒體也不時報導,派遣人員不必死守一家公司,可以到多家企業歷練,經驗更豐富,而且暗示只有高手才能做派遣工作。

如果派遣女王到最後是面臨高風險的生涯,那麼零工皇帝的下場是更危險,因為會使用派遣制的以大企業為主,而給零工的以小公司為多,你認為哪一個更為朝不保夕?再來看工作性質,派遣人員有部分是擁有高階技術,而打零工的工作幾乎都在賣以下三項「青春財」:

  1. 賣年輕:比如車展模特兒賣的是美貌。
  2. 賣體力:比如搬運工。
  3. 賣時間:比如代客排隊、代買東西。

做一年、做兩年…做十年,做這些工作會留下什麼知識、技能或人脈?很少!那麼到了四五十歲,沒了上面這些青春財,又值中年危機,請問要賣什麼?

延伸閱讀:想當個「過勞老人」,真的很難!

年輕人都以為這些工作自由,其實何來自由?半夜三點要你去排隊,下午五點要你去買東西,你是二十四小時被占滿,隨時stand by,哪裡有自己的「完整可用」的時間,能夠安排進修,提升自己的價值?

遠見雜誌與TVBS都是舉足輕重的媒體,我擔心這股被動的走勢萬一被報導成流行的風潮,將再度讓台灣的就業市場陷入另一場災難,所以寫這篇文章呼龥用勞動者的角度來看這個現象,最後並給年輕朋友以下三點建議:

  1. 打零工不是不能做,但是絕對不要當作主業!
  2. 如果真的一時半刻無法找到正職,打零工只能當作跳板,努力求表現,想辦法轉做正職!
  3. 如果還是熱愛打零工的自由,就要想辦法當工頭,打組織戰,改賣腦力!

*本文作者為專欄作家,本文經同意後轉載,原文請按此

One thought

  1. 改善青年低薪應列為教育部績效指標

    在產業轉型與改善低薪問題上,教育部主管的台灣人才培訓所扮演的角色是重中之重的,如果教育部過去的頂尖大學計畫都沒有連結未來產業,爾後推出再多計畫,對於台灣未來也不會有幫助。

    蔡英文總統在去年年終記者會上,提出五點改善低薪的做法,包含「要讓產業升級跟轉型」、「要持續鼓勵企業加薪」、「基本工資的調整不會停」、「提供低薪、非典型工作的年輕人更多幫助」與「要減輕年輕人的生活負擔」。不管產業升級或薪資以及增加就業機會,都是希望投資未來。
    自從小英政府上台以來,一直強調連結未來與投資未來的重要性。年輕人毫無疑問是台灣有無未來的重要指標,如果年輕人的就業環境沒有改善或年輕人對未來沒有想像,台灣是不可能有未來的。因此,如何改善低薪與產業結構,自然是大家需要關心的問題。
    就產業轉型而言,若廠商知道轉型可以賺取更多的利潤,他們一定會轉型;但轉型的不確定性與未來市場的不可預測性,將會降低轉型的誘因。因此,政府在談產業轉型的前提,應該要降低產業轉型的不確定性。例如,政府在離岸風電所展現的投資與企圖心,就可以吸引國外龍頭廠商進入,進而讓國內相關廠商有學習與長大的機會。所以政府必須協助廠商降低產業轉型或投資環境的不確定性,才能幫助廠商轉型與增加台灣民間投資。
    就解決年輕人低薪的問題而言,社會雖已有許多討論,但相關討論往往集中在對勞動部與經濟部的檢討,忽略主宰年輕人養成環境最重要的教育部。就身為高教體系的一分子而言,教育部的國教、高教或技職政策,與連結未來的關係似乎不深,或只有表面的數字效果。
    此外,許多人將大學生的低薪怪罪於大學窄門的開放,這樣的說法並不公允,因為政策規畫與政策執行間的落差也是需要考慮的。面對大學生素質低落的質疑,原因不應是念大學的人變多,應該是學校的教育把關或教育部考核學校的績效指標有何問題。許多面臨招生困境的系所在面對招生問題時,變成為了招生而招生,教育部也無能為力。
    大學教育要縮短學用落差,不應該是以產學合作案的多寡來評分,而是幫台灣培養多少連結未來產業的人才,當然相應的師資也必須要補齊到位。
    最後,在產業轉型與改善低薪問題上,教育部主管的台灣人才培訓所扮演的角色是重中之重的,如果教育部過去補助的頂尖大學計畫都無法幫助台灣連結未來,爾後教育部推出再多的計畫,恐淪為消耗預算與加重行政負擔,對於台灣未來毫無幫助。若高等教育持續創造大量低薪年輕人,教育部及格嗎?
    https://www.new7.com.tw/talk/talkView.aspx?i=TXT20180103165741RJB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