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察院到底該不該廢?

圖/擷取自網路

文/李祖舜

立法院明天(16日)要行使對十一位監察委員被提名人的同意權投票,有居於絕對多數席次的民進黨立院黨團護盤,投票結果自然不是社會關切的重要,外界應該關注的是監察院的存廢問題。像是這樣由完全執政的執政黨黨魁提名而當選、獨具一色的監察委員,能期待他們在面對同黨具有政治爭議或弊端的行政官員或司法人員時,能夠一秉古時御史的高風亮節、獨立超然地整飭官箴嗎?這答案顯然是否定的。

延伸閱讀:讓這種人當監委,監察院真的變東廠了

監察院到底該不該廢掉的問題是個老話題,上週五,國民黨立委詢問這次被提名第一輪接受審查的六位準監委對於監察院存廢的看法時,結果六個人全都贊成在相關業務可以功能轉型的情況下,就憲政架構應該廢除監察院。

連即將順利當選的監委被提名人都這麼坦白地否定了監察院存在的價值與必要性,真還是讓人驚訝但卻不意外。因為監察院以往的表現,的確是讓人搖頭歎息,別的不說,前監察院長王作榮就曾為了前基隆市長張通榮遭關說案罪證明確,監院卻竟然前後兩度彈劾未過,氣得他痛批「監院不能伸張正義,關門會比較好」。

前監察院長王作榮曾表示監院不能伸張正義,關門比較好(圖/翻攝自網路)。

而在2004年底,當時的總統陳水扁提名了監察院正副院長與監委人選,卻遭到在國會過半的泛藍杯葛,相關同意權審查議程在立院程序委員會凍結長達三年半,即便是大法官632號釋憲案做出立院不排入議事程序牴觸憲法的解釋,立院依舊繼續擱置,直到2008年8月1日,國民黨完全執政之後,馬英九提名的監院正副院長與部份監委被提名人,才獲得立院行使同意權後走馬上任。

由此可以看出,在那段民進黨執政朝小野大的階段,監察院停擺了超過三年半的時間,結果政府依舊運作如常,看來監察院好像真的沒啥存價的意義與價值,而歷來監委行使職權,雖有認真立案調查者,但所胃的御史風骨與老虎氣節,已經愈來愈難從監院尋得。

延伸閱讀:榮譽感應該來自於面對問題,而不是掩飾病痛

說穿了,現行監委產生的機制,已在監委行使職權前就註定其命運,過去國民黨執政時提名的監委,尚有非藍營人士,甚至還是親綠人士,但現在民進黨完全執政之後,被提名者盡皆親綠挺綠人士,甚至還有被提名人直言「不公正的司法官都是藍色的」,所以他上任之後很可能會「辦藍不辦綠」,如此明確以政黨立場來做為行使職權的依歸,如何能期待這樣的監察院能夠超越藍綠,端正官箴呢?

但即便是如此,但以中華民國現行的五權分立體制,我認為監察權還是必須獨立於行政與立法兩權之外。如果廢除獨立於行政部門之外的監察功能,改由行政首長自為監督,勢將造成於人治的弊端,同時難以對違法亂紀的行政首長進行究責,至於司法體系的違法紀案件,就更難伸張正義,端正官風了。

那如果將監察權改由立法院行使又如何?那肯定是大受朝野立委歡迎,但也可以想像一旦立委調查權與彈劾權到手的亂象,將使得國會成為以私害公、政黨鬥爭的殺戮戰場。屆時將是全面陷入「行政部門官不聊生、立法部門黨同伐異」的政治亂局,那肯定要比廢除監察院還要更糟糕一百倍。

延伸閱讀:看到這樣的懲處名單與廟公部長,人民不會崩潰?

因此,權衡政治利害與憲法得失,恐怕還是得三害相權取其輕,繼續維持獨立於行政、立法兩權之外的監察院,當然,剩下最關鍵的,還是在於國家元首所完全掌控的提名權,關於這一點,必須给予相當程度的民意監督與制衡,以免造成在國會行使同意權出現完全執政、完全獨裁、完全失控的亂局。

或許,未來由第三方獨立機構在國會行使同意權之前,進行一次對監委被提名人評價的全民民意調查,應是可以參考的民意制衡作為。

*本文作者為媒體工作者

One thought

  1. 立法委員應自重憲法賦予的權限

    --立法委員自己存有強烈的意識形態,態度相當傲慢,不僅不能貫徹自己的任務,反而質疑監委被提名人是否能公正辦案。

     立法院十二日與十五日將對監委人事進行全院委員會審查;十六日於院會中舉行同意權案投票。立院對監委行使同意權本來就是憲政上的規定,總統具有提名權、立院掌有同意權,兩者互為監督制衡,所以立院本來就應當嚴格把關,使得民主政治能夠獲得制衡,也可以檢驗總統的提名是否恰當。但台灣不管藍綠立法委員一向愛公報私仇,更常常會提出一些無厘頭的問題,目的想要羞辱被提名人,但實際上卻常常是自取其辱。

     首先我們就看到國民黨團書記長林為洲表示,民進黨說要廢監察院,卻又補提名,毫無正當性;此外,像陳師孟政黨色彩、意識形態如此濃厚,未來要獨立行使職權,會讓人質疑未來只辦藍不辦綠。同樣的,在立法院臨時會審查監察委員被提名人資格之際,國民黨立委李彥秀十五日上午審查時,就先請六位出席當日審查會的被提名人王幼玲、田秋堇、瓦歷斯.貝林、林盛豐、高涌誠及張武修上台,詢問「你對監察院存廢的看法,是贊成或反對?」按監察院是否應予廢除依憲法規定乃立委的職權,通過修憲的法定程序即可決定監察院的存續,怎會有權者反而去詢問無權者的意見?揆諸其用意無非是要凸顯「民進黨說要廢監察院,卻又補提名,毫無正當性」,林、李委員顯然忘了二○○四年占有立院最多席次的國民黨,因拒絕行使監委同意權,不惜讓監察院被迫停擺三年多,等同實質上廢除監察院三年的事實,如今卻忽然如此重視監察院的存廢,當時公報私仇的是國民黨立委,如今以此譴責民進黨政府就有正當性嗎?

     此外,質疑另一被提名人陳師孟「意識形態濃厚,未來只辦藍不辦綠」,可能也故意地忘了二○○八年監察委員被提名人、前台灣團結聯盟黨籍立委錢林慧君也同樣被綠委批為「政治變色龍」、「藍綠通吃」,錢憤怒地表達是對她人格最大侮辱,國民黨群起為其護航的場景,那時又換成綠委公報私仇,難道兩黨希望這樣的歹戲要一再地重演,在選民面前秀其無下限的政黨格調,而絲毫未感覺到人民的反感與厭惡嗎? 我們認同陳師孟被提名人接受問時所說的;「憲法規定監察委員應該要超出黨派之外行使職權,所謂超出黨派之外是指行使監察權時,不要因為是綠的,看到是藍的就很嚴格,做過分的審查,明明沒有錯也說有錯,不會因為立場不同就入他於罪,但不是說監委不能有政治色彩」。

     客觀說,立院對監委行使同意權乃希望能選出具有專業能力,操守崇高及中立客觀的人才,並淘汰掉不具上述資格的被提名人,站在民意立場,為人民篩選出最佳的監察委員,建立國家優良的文官制度,並端正清廉的政治風氣。審查當然應當實質審查,但絕不能流於意氣之爭,尤其監委人格至為重要,如果在這方面讓監委提名人受到過多的屈辱,對未來監委的風骨形象都是負面影響。

     所以,希望下周審查會進行時,不要再出現無憲法常識及中傷個人人格的質詢內容了。
    http://www.twtimes.com.tw/index.php?page=news&nid=694166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