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民主可能逆轉

圖/Pixabay圖庫

文/楊艾俐

新興民主國家的人民總有憧憬,認為民主道路是直線的,一旦取得民主,就永遠不怕失去,充分享有言論自由,人權得到保障,正義得到伸張。

延伸閱讀:計程車司機不知道,南韓民主悲情背後的國際大局

但從歷史和現代來看都不是如此,例如德國在20世紀初採行共和體制,但到了希特勒時期就改成了第三帝國。中華民國初期百花齊放,不單是民主,幾乎是無政府狀態,言論更是大膽自由,共產黨專政後,專制無出其右,引發文革、大饑荒等,施政無所不用其極。大陸著名媒體人戴晴曾說:「國民黨統治下,管制新聞自由,共產黨是完全沒有新聞自由。

近20年走民主回頭路的國家所在多有。最著名的是俄羅斯,1990年代初蘇聯解體,俄羅斯組黨自由,開放選舉,人民獲得民主果實,但大部分為惡果,例如國際地位低落,國內金權勾結,貧富不均,甚至連平均壽命都比共產黨統治時減少了6年,出身俄羅斯情報機構KGB的普丁競選時,就以「給我20年,還你一個奇蹟般的俄羅斯!」號召選民,向俄羅斯夢前進。

普丁競選時以「給我20年,還你一個奇蹟般的俄羅斯!」號召選民(圖/Pixabay圖庫)。

普丁連任連選屆滿後,照理不能再選,但他支持梅德韋傑夫選總統,自己任總理,梅德韋傑夫過水一下,普丁再選總統,順利當選,今年3月俄羅斯總統選舉,普丁早宣布將脫黨獨立參選,如果普丁當選,等於掌控俄羅斯20年,對照他的第一任競選口號,顯然早有預謀。俄羅斯在美國及歐洲被指控以網軍左右他國選舉,川普一直陷於通俄門醜聞中,蘇聯在20餘年前崩塌,普丁卻發揮另類國際影響力。

延伸閱讀:以色列獲得耶路撒冷的法定首都地位 又是美國的陰謀?

而7年前蓬勃發展的阿拉伯之春運動,蔓延10幾個國家,本給世界帶來無限希望,認為會誕生一個新中東,但只有突尼西亞成為阿拉伯之春中,唯一能實現民主轉型的國家。極端恐怖組織伊斯蘭國趁亂局崛起,控制多地,多個國家也陷入長期動亂,已被稱為「阿拉伯之冬」。聯合國表示,2011年以來,阿拉伯之春起義運動對相關地區帶來的經濟損失,等於該地區2011年至2015年經濟總量的6%。

從以上例子看來,逆轉民主的領導人大部分都以基本教義、民族或本土為號召,崇尚民粹,且善用網軍集結支持力量,步步為營。2016年土耳其政變,溫和的軍方要推翻激進基本教義派的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埃爾多安在臉書上聚集支持者到首都廣場抗議軍方政變者,扭轉了局面,再度進總統府後,埃爾多安誅殺反對人士、封報館、興文字獄。

權力使人腐敗,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腐敗。民主國家亦不例外。美國加州民主黨議員更修改選區,使某些原本民主黨、共和黨勢均力敵的選區變成民主黨獨大的選區,增加納稅項目以及福利設施,吸引更多民主黨員。

延伸閱讀:愛國賊比賣國賊還可怕

民主逆轉者也不如想像中具理想主義,例如曾橫掃拉丁美洲革命潮的切‧格瓦拉是古巴革命武裝力量的領導人,雖然關心弱勢,將企業收歸國有,並實行土地改革,但是他登顯赫位置後,集權統治,濫殺無辜,性情殘忍,使人膽戰心驚。

也因此西方國家有很多至理名言,如「自由靠著永恆的警戒而取得」。2015年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認為民進黨2016年執政會有綠色恐怖,很多人不在意。但在這個時代,任何情況都有可能,也有太多工具、名義讓領導階層逆民主,人民必須時時警惕民主可能有失去的一天,也必須積極採取行動示威、抗議、制衡。

*本文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