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那支手機

圖/Pixabay圖庫

綜合整理/林千園

帶著小孩出去踏青、與閨密聚餐喝下午茶、與伴侶浪漫約會……,列舉以上這些情境,你是否在心裡也有一幅幅的圖像形成?再仔細想想,浮在你腦海的想像,與你打開社群媒體Instagram的那些相片是否似曾相識呢?

延伸閱讀:社交媒體到底在如何破壞和重建人類社會既有的社交秩序?

前不久電視媒體報導,根據調查發現台灣有越來越多年輕人的使用習慣已經從臉書轉移到Instagram和其他如Dcard等社群媒體上,這似乎也與長輩的反指標有關,畢竟哪個社群媒體越受長輩喜愛,年輕人就越容易減少對其的使用。

不過,社群媒體帶給年輕人的影響不容小覷。紐約時報雜誌報導,過去十多年來,焦慮已經取代憂鬱,成為美國高中生求助心理諮商的最普遍原因。

一份近期針對1,500名青少年和年輕人的調查顯示,Instagram是影響心智最糟的社群網路。它與重度焦慮、失落感、霸凌和FOMO(fear oF missing out,害怕錯過)高度相關。

延伸閱讀:算命很準,是因為你想要相信

社交媒體並非全都壞處,它們在自我認同、自我表達、社群建設和情感支持等方面得到正向評價。然而,它們同時也得到負面的評價,尤其是在睡眠品質、霸凌、身體意象和「害怕錯過」(FOMO)這幾個部分。

先前的研究指出,每天花超過兩小時在社群網路的年輕人較容易感到焦慮。心智狀態調查(#StatusOfMind)表示,當看到朋友假日或晚上出去玩,享受生活時,可能會導致年輕人覺得他們正在錯過。

當看到朋友假日或晚上出去玩,享受生活時,可能會導致年輕人覺得他們正在錯過。(圖/Pixabay圖庫)。

作家Nick Stockton解釋,這樣的心態可能和我們腦部接受每個新聞時,產生的化學物質有關。同時,它也可能來自我們原始的行為本能——稱之為「尋求滿足感的監看」(surveillance gratification-seeking)。就像我們穴居時代的老祖先們,會忍不住從洞穴裡探出頭來查看外頭的掠食者。當我們感受到危機時,腦部自然想要求助更多的資訊,幫助自己生存下去。

美國精神醫學學會主席(president of the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Maria A. Oquendo指出,因為社交網絡不斷擴大,所以比較的心態也越演越烈。這位醫師說:「從前我們比較的對象是同儕、是周遭的友人,且範圍僅限於工作和居住的環境,但是由於網路的興起,距離不再是問題,空間變大了,可以比較的對象也就變多了。

會上傳至網路的圖片,必然是經過精挑細選和修過圖的。「選擇性的發表,再透過後製加工,所呈現的影像當然精彩迷人,可是也與現實生活有很大的差距。」Oquendo接著表示:「不過,觀看的當下,通常不會想到這一點。

延伸閱讀:社會化與活出自己的張力

目前看來對於平復社群焦慮的建議有兩個方向:一是投入它;另一個方法則是完全遠離它。研究顯示,在社群媒體上主動參與的人似乎比默默潛水的人稍稍快樂一些,下一次在滑動訊息之前,記得把全部內容看完,留個言、發表一些自己的意見或者是轉貼分享後,再滑到下一則。

不過若是覺得自己FOMO的症狀已經有些嚴重,最好仍先遠離這些社群軟體一段時間;有報導指出丹麥在一項大型研究中發現,停用臉書一星期的人,身心狀況都好過沒有中斷使用的人。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