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個令人欣賞的伴侶

圖/Pixabay圖庫

文/李偉文

我相信現在幾乎每個人都是自由戀愛結婚的,「隨便找個人結婚,反正娶了誰或嫁給誰還不都是一樣」會這麼說通常只是風涼話,不管是誰,在面對伴侶的選擇,即便不是心目中十全十美的「白雪公主」或「白馬王子」,至少我們也不會故意挑個爛蘋果,那麼為什麼很多人婚後卻會埋怨自己的伴侶呢?

延伸閱讀:找到真愛有三寶

日本近年來有個新的流行語:「夫源病」「妻源病」,這個病來自於因為看另外一半不順眼,形成長期的心理壓力,導致身體不適或引起其他疾病。為什麼原本魂牽夢縈的伴侶,變成如今看到就很煩的「大型垃圾」?這也是日本專用來形容丈夫退休後待在家裡無所事事,像一件惹人厭惡卻又無法丟棄的垃圾。

世界各國有愈來愈多夫妻在孩子長大離家的空巢期,或是退休後選擇分手,日本用「熟齡離婚」來描述這已成常態的現象。伴侶分手大多不是發生在結婚沒多久,就是空巢之後,想必是因為當家裡還有孩子需照顧,夫妻都很忙,彼此即便很久沒有正視對方,似乎也不會特別注意到,但是當孩子離家,先生退休,夫妻倆整天在家大眼瞪小眼,就產生問題了。

這個「熟年離婚」的現象,男生要特別提早預防,因為有太多的調查與研究顯示,熟年離婚對先生的健康與壽命都會有嚴重的威脅,對女生差異倒不大。

專辦家庭問題的賴芳玉律師曾經分析,在她經手的熟齡離婚案件中,老夫老妻的婚姻困境排行榜前三名依次是,雙方不再有性生活,喪失了對對方的生理慾望;第二是無話可說,生命裡已沒有共同的期盼與興趣;第三是老夫老妻彼此或長輩因為照料的問題而產生摩擦。

雖然大文豪托爾斯泰在「安娜卡列妮娜」書中一開場就寫下這句不斷被引用的名句:「所有的幸福家庭都長得類似,但是不幸的家庭卻都各有各的模樣。」但是我覺得避免這各式各樣婚姻裡的不幸,解決之道的基礎都一樣――當個令人欣賞的伴侶。

托爾斯泰寫過:「所有的幸福家庭都長得類似,但是不幸的家庭卻都各有各的模樣。」(圖/擷取自網路)

日本資深女演員吉永小白合近年在獲得最佳女主角得獎感言就是:「有些女人的問題在於,年紀大了就不斷中性化。」我想她這句話的意思,不是只指外貌的不修邊幅,而是隨著年紀增長而放棄了使自己更可愛更令人欣賞的努力,尤其在回家面對自己的伴侶,總以為都是老夫老妻了,還有什麼好裝的?

但是,在這個時代,不管男生或女生,在工作職場或其他社交場合,看到的男男女女,或是打扮的花枝招展或是可愛甜美,或是玉樹臨風,或是溫文儒雅而體貼。回到家,看到的不是披頭散髮,穿著邋遢運動衣的黃臉婆,就是窩在沙發邊看電視邊剔牙摳腳的大型垃圾。

在這種鮮明的對比下,我們就愈來愈懶得跟那既不賞心又不悅目的伴侶講話了。當然,會變成這樣,也是有原因的,每個人出門討生活,面對社會競爭,勢必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呈現出來,但是精神緊繃了一天,回到家裡自在的放鬆心情,也是人之常情,但是仔細想想,我們把最精華的時間全給了工作,卻把最糟糕的身心狀態讓伴侶承受後,其實是不公平也不應該。

延伸閱讀:照顧者的暴怒背後都有承擔不了的愛

而且我們常會以為老夫老妻了,不必說什麼客套話,連帶的也把應該感謝的話語給忽略了,久而久之,會以為對方所做的一切事情與付出,都是應該的,都視為理所當然,當兩人不再彼此肯定與讚美,只有在不滿意對方時才會交談,當兩人的對話只剩批評與抱怨時,這個婚姻就岌岌可危了。

而且我們以為彼此是老夫老妻了,很了解對方,但其實不然。有個調查發現,結婚愈久的人,越有可能送給伴侶一份對方根本不喜歡,甚至討厭的禮物。原因一則是我們不再細心去理解與體會伴侶內心幽微的想法與情緒,二則是在一起愈久,我們愈容易把自己的喜好當成對方的喜好。

延伸閱讀:假如「愛」是一種能力——《電影裡的愛情學分》

不去理解對方,又不願意清楚說出自己的期待,雙方的鴻溝就愈來愈大,最終形成同床異夢,睡在一起的陌生人。

有人說,所謂的靈魂伴侶,就是跟你步上紅毯的那一位。是的,與其眾裡尋她千百回,不如疼惜眼前人。只要想到再怎麼樣,對方都是自己挑選的,曾經熱愛過的,那麼就應該要想辦法找回彼此的親密感,重燃雙方的熱情,念茲在茲以下兩件事情,努力使自己再度被對方欣賞,二是去努力欣賞對方。

老夫老妻最可貴的地方是雙方曾經一起走過的生命歲月,懂得珍惜這些點點滴滴的日常生活,就是幸福的人生。

*本文作者為牙醫師,全文經同意後轉載,原文請按此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