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誰在在乎婦聯會的存亡

圖/擷取自網路

文/李祖舜

婦聯會在一個月前才與內政部與黨產會共同簽署三方行政契約備忘錄,也將在明(31)日召開會員代表大會,議決是否同意簽署這項行政契約。在反對派全力收取委託書的情況下,贊成派已取得會議出席2/3會員代表的支持、通過簽署行政契約的機率已漸趨降低,這代表的是婦聯會即將遭遇被黨產會宣告為國民黨附隨組織,財產全數遭到凍結,整個組織陷入撤銷解散的危機。

延伸閱讀:民進黨的陽謀:把婦聯會變成民進黨的附隨組織

婦聯會極可能因此遭遇的這種全盤覆滅的困境,到底為何會走到這個地步?

婦聯會遭到黨產會盯上已經長達一年多的時間,在這段期間始終不見號稱關心婦聯會未來命運的「外部」勢力關切,婦聯會一直是處於孤軍奮戰的困境,由一群外界俗稱「官太太」的老太太們,在前主委辜嚴倬雲的領軍下,與黨產會進行周旋。

從辜嚴接受媒體專訪,強勢砲打黨產會;到兩度低調應戰黨產會聽證會,婦聯會思考的都是如何能在民進黨的鐵蹄下,捍衛保存積存近七十年的婦聯會歷史精神。也正是因為如此,在數度與內政部協商始終未能取得具體共識的情況下,才會引進極具協商能力與前瞻眼光的雷倩取代辜嚴擔任主委,繼續帶領婦聯會與蔡政府進行交涉。

延伸閱讀:雷倩:請問立院老戰友,你們誓死捍衛憲法,保護人民了嗎?

正如雷倩所說,面對蔡政府的強力追殺,婦聯會僅能從鐵槌與木棍中選擇一種傷害比較小的回應作為。如果不選擇捐出多數會產,爭取保有改制成獨立運作社福基金會的會務主導權,其結果就是遭到蔡政府片面認定為國民黨附隨組織,進而進行徹底的追殺。婦聯會可以預見的下場,就是組織遭到撤銷解散,財產全數充公。

難道,這就是那些口口聲聲說不能讓婦聯會變成國民黨附隨組織的「外部」勢力所期盼發生的狀況?

面對蔡政府的強力追殺,婦聯會僅能從鐵槌與木棍中選擇一種傷害比較小的回應作為(圖/擷取自網路)。

拒絕簽署行政契約的「反對派」勢力強調拒絕喪權辱會、違法違憲的行政契約,來勢洶洶地四處收取委託書,把即將召開的會員大會,搞成上市公司爭奪經營權的鬥爭場合,事實上,只是有如禿鷹集團覬觎婦聯會龐大的會產,期望籍由司法訴訟程序拖延蔡政府鯨吞的速度,但其結果還是難逃與國民黨資產遭到凍結相同的慘境。

事實上,國民黨已經在與黨產會交手的多次戰役中落居下風,落得連黨工的薪水都得按月籌錢的窘況,現在又想複製這樣失敗的鬥爭經驗,把政黨競爭的烽火引進一個長年與世無爭的人民團體,並藉此毀掉一個歷經台海戰火歲月洗禮的跨時代婦女團體。

延伸閱讀:從事這麼多文化公益行動的天使難道要打烊了嗎?

只想請問那些拒絕簽署行政協議的外部反對派,在推翻了能夠保存婦聯會既有精神與部份會產的決議之後,除了成為協助蔡政府清算解散,繼續步上國民黨目前的絕路之外,又能帶給這個組織什麼樣更好的未來?

有個索羅門王審判的故事,是說兩個婦女帶著一個新生兒到索羅門王面前,爭執說自己才是新生兒的母親,但當索羅門王宣布要把新生兒劈成兩半分給兩位婦女時,那位假母親當然是毫不猶豫地同意這項決定,這種感覺,像不像是現在不管婦聯會死活,執意要毀棄行政協議,置婦聯會於死地的「外部勢力」啊?

*本文作者為媒體工作者

One though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