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旅行社業務經理眼中的孫運璿

文/陳云
已故的前行政院長孫運璿被稱為「台灣經濟的推手」,也是台灣科技產業的奠基者,而他在從政期間廉潔自持、兩袖清風的操守更為世人所景仰推。一位曾經在旅行社擔任業務經理的田先生便曾親自見證孫家阮囊羞澀,連出國旅遊所需的10萬元存款證明都拿不出來的財務窘境。

看謝金燕復出:記得,不要待在讓你委屈的地方哭

文/洪雪珍
台灣有些藝人的奮鬥過程,我個人是非常欣賞的,謝金燕是其一。這次跨年晚會,她再度向大家證明,不要待在讓你委屈的地方哭,繼續向前行,用努力與實力證明姐姐就是厲害,如果還有人不識相要說些五四三,就反嗆回去,不必委屈自己。

答案,永遠不在當下

文/洪雪珍

這個月,中國大陸有一個討論,談「紙材媒體真的不行了嗎?」因為有一本在兩年前發行量全中國大陸第一的女性類雜誌在這個月收了,大家除了驚詫之外,再度憂心現在人們不再看書或讀雜誌。

研發替代役開創了嶄新的職場人生

「我有好幾個83年次以後的學弟都覺得好可惜,沒法參加研發替代役了,否則他們都情願被綁三年,也想利用這個機會提早在職場卡位」。

每個人都是自己選擇人生,那有什麼好委屈的呢?

文/洪雪珍

我的學妹余宜芳,最引以為傲的事(之一),就是她很會取書名!她是時報出版的總編輯,像是吳淡如的《從此,我不再勉強自己》,或是最近的翻譯書《大查帳》。

恭喜大家,見證了一位新暴君的誕生

文/黃國樑

調查局用的法條是國安法第二之一條:人民不得為外國或大陸地區行政、軍事、黨務或其他公務機構或其設立、指定機構或委託之民間團體刺探、蒐集、交付或傳遞關於公務上應秘密之文書、圖畫、消息或物品,或發展組織。

應該看作品,而不是看作家

文/楊艾俐

這幾天,詩人余光中過世,哀悼的人多,但也有不少人攻擊他是御用詩人,告密者(向當時總政戰部主任王昇寫信,說陳映真等為左派)但是未經證實,就不能算事實,除非找到這封信才能算事實。這等糟蹋大師的言論,充分表現其無知。